Chlotiel

杂食动物,克林贡语辅修,次元不定。Whitechapel, 守夜人,JOJO,Destiel,休佐,围棋圈新手,查尔斯·凯尼斯系列。

请自由取关。
这个号之后不用了,想销号发现貌似不行。
谢谢你们,再见。

2018-05-17

算是……对得起五月了。
可以心安理得啥也不写了。
dead inside是我没错。

2018-05-05

扑火

必读:

作者是个玻璃心二傻,如果不喜欢就放过我吧。

作者对剧中人物大多很喜欢,并没有想给哪个角色招黑的意思。

极度OOC,小学生文笔,肉渣,BE,角色死亡

====================================================

【萧平旌也想过去寻,可是能找到什么呢?是眉弓还是枕骨,能明明白白告诉他那就是萧元启?

新帝继位必有大赦,倒不如让人收敛了一众骨骸,一处埋了也好,焚了也罢。他去看一遭,知道里头有萧元启,就好。】


一 

直至最后一刻,萧元启想起的还是火光。

那年元会之日,从云龙门至东阁皆安置了华灯与火盆,灼灼的火树几乎将残雪...

2018-04-03

槲寄生

写在前面:一个圣诞节小甜饼。都是瞎写的= =我啥也不知道


“真冷啊。”卢克说。

“快进屋。”妹妹斯嘉丽对卢克一笑,“爸妈在等着你。”

今年圣诞节比往年都要冷。卢克脱下大衣挂进了大门背后的壁橱,又脱掉了鞋子。脚上的毛线袜子陷入地毯,顿时觉得暖和了许多。

“是卢克来了吗?哦,卢克。”妈放下了手里正在搓揉的面坯,在水槽里洗干净了手才上前去拥抱大儿子,“怎么瘦了?”

“最近工作忙。”卢克也上下打量妈,“你胖了,妈。”

“是啊,妈确实胖了。”斯嘉丽帮卢克做了茶。卢克接过,热量从杯壁一点点渗进了掌心。

“好香啊。”卢克四处打量,“我闻到了……火鸡。对不对?”

“一点儿也不好笑...

2017-12-26

写在前面:

配对:MingKit

类型:AU(模特少爷与设计师少奶奶)

警告:人物不属于我。一切请不要上升真人。因为是AU,就是OOC得不得了。这一对我非常喜欢,一切设定的出发点是剧情需要,并非抹黑人物。请千万千万不要当真!水平非常差,介意没事儿找抽和浑身疼痛文体的朋友请不要继续阅读。

启发我的是那天在微博上看到的少爷和少奶奶的合影。这里贴个图。图片来自微博Easy音乐世界 。侵删。服装的细节参考了Suzy Menkes的评论A Fresh Breeze of Change的插图。以及Gillanme Henry和Josephus Thimister 2011秋冬某几款的设计...

2017-12-24

致阿薇太太

第一次接触到 @阿薇 太太的画还是“入圈”的时候。当然,我那个时候仅凭借克凝太太的科普就自认为是对这个领域有了初步认识,现在看来都很好笑。长话短说,克凝太太当时告诉我,阿薇太太的画儿可好看了。

我对画画没什么认知甚至是理解,少年时代沉迷涂小人人的行为想必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都共情。所以,第一次看到阿薇太太的画时,我没什么感触,下载了“西装boy”的表情包之后也一样,最多就是觉得……OK,蛮可爱的。

后来写《长安春》的时候,脑子里总觉得写归写,却没个实影儿。碰巧看到了太太画的一张古风,我就炸了。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了两个人的眉眼,光看图就是一个故事。我突然就开悟了,觉得这云...

2017-12-20
1 / 24

© Chlotiel | Powered by LOFTER